日喀则站
首页
举报
注册
登录
 
朝圣之旅—四口之家航海第一季【帆船2500海里,房车15000公里】之房车西藏篇二:日喀则+山南地区
简单说两句
终于写到西藏篇的中段,所以就继续以简单的流水账式记录,原本还有一些照片的(文中有标注),只是都在凡爸手机里,可惜之后掉下海,所有回忆也随之石沉大海。
拜拜阿里,哈喽日喀则
告别神山圣湖之后,我们继续沿着G219往下开,没过多久,终于也告别了神秘的阿里地区,正式进入日喀则,首先便是传说中自然环境恶劣、天气变化无常的仲巴县,原本对此也没什么感觉,但被凡爸几句对天气看似轻描淡写,又深感危机四伏的话语渲染后,再望着窗外由晴空万里逐渐转变为烟雨蒙蒙,还时不时的会出现个小龙卷风,不禁开始有点小心虚,想着想着,窗外竟然开始下起了小冰珠,让我不由得更担忧起来。。。
我们驶过一座高过一座延绵不绝的山头,海拔也在不断地刷新高度,待到了目测以及数据显示海拔最高的那个山头时,停下了车,你们懂的。。。看着窗外呼呼刮着夹杂着冰珠的大风,不禁让我担心起小凡弟弟的小屁屁会不会被冻坏,此时,车外传来凡爸的惊呼声:“快下来看,超多冰珠!”听闻,我立马拿围巾往头上一裹,紧了紧外套的领口,下了车,往他们边上一蹲,呀!真的好多!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晰的冰珠,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米粒般,嗯?我这是饿了吗?
途遇仙鹤,我心心念念的神仙都在哪儿呐!?
偶遇野牦牛,惨遭追袭
总算提心吊胆地过了仲巴县后,来到了萨嘎县,半路遇到一头野牦牛在马路两侧来回乱窜,看起来有点神经兮兮的,由于距离很近,便好奇地停车熄火,想看一看,谁知它警觉地猛一回头瞪着我们,好似莫名激怒了它一般,瞬间拱起身子,疯了般的朝我们冲过来,把我们惊得一下子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焦急地喊道:“它过来了!快开!快开啊!”幸好凡爸即刻反应过来发动起车子,紧接着一脚油门,仓皇而逃,而那野牦牛竟还锲而不舍地追了我们好长一段路。。。待它终于放弃走开后,我们也随之停下了车,平复一下彼时悬吊着的心和紧绷着的脑神经。随后,探出窗外望着车后不远处的那头野牦牛,还在发神经似得东跑西窜,我们俩细思极恐,越思越恐,万一刚才车子没发动起来的话,就凭它的那股冲劲和那个吨位,还有头上的那对长角,该是怎样的后果呀~想到这里,我们俩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待抚平情绪后,凡爸又鲜格格地慢慢倒了回去,等到凑近它时,赶紧让我抓拍,这家伙看到之后,又再一次地朝我们冲了过来,还好这次学乖了,没有熄火,一脚油门下去,直接头也不回地溜之大吉喽!
错过大本营,历尽新藏线
随之,听说去往珠峰大本营的沿途地基坍塌,暂时封路,于是便打算提前从另一条路绕过去,不记得是哪条了,应该在萨嘎和昂仁之间吧,于是哼哧哼哧一路颠簸,七弯八拐地往山里开,快到山顶的时候,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空气中开始弥漫起山雾,随着海拔不断攀高,雾气也越来越浓重,基本看不清前路,最惊险的是我们在外侧车道的时候,前方路面3米的距离猝不及防的出现一处山体坍塌,还好因为大雾,车速不快,凡爸反应也快,赶紧往内侧猛地一打方向,也幸好对向没有来车,然而就那么刹那间的意外,把我吓得脸色惨白,惨白,半天脑袋都是懵的,万一!万一刚才车速快,那我们不就。。。完全不敢想下去了,这个阴影至今都会时不时地从脑中闪现,但问起凡爸,他居然表示不记得有这回事,只记得山雾太重,便停在一堆路边的工程土堆后等雾散去,这个“边”还真的是靠外侧悬崖边哦!而我看着窗外,那倒在路边的指示牌上标识着5000不到的海拔,再联想起先前的那一刻时,你们能体会我当时那种胆颤心惊的绝望痛苦吗!?内心求神拜佛地祈祷山雾赶紧散去,基地给我稳着点,尽快让我们下山吧!而他们三个好像没事人一样,朝着窗外东张西望的,还对着那块指示牌找了好几个角度拍了老半天。。。我是全程脑袋挂着三条黑线。。。幸好过了没多久,浓雾逐渐淡去,于是我催促着赶紧开下山,由于经过一场雨水的侵蚀,原本还在拓宽的山路更显泥泞与颠簸,下山路段基本都还处在工程中,交车异常艰辛,特别佩服那些施工人员的停车技术,无论是工程车还是普通的越野车或者小轿车,就那么卡在悬崖边边上,差那么一丢丢后果都不堪想象,这种技术着实慕不来~ 好不容易下了山,才开了没多久,便开始堵了起来,记得一开始是由于道路过窄,前方大多是大货车和各类工程车,交车困难,好不容易等到他们通过,接着没几十米又堵上了,而这次说是前面塌方,暂时封路。。。总之,这条路也不通了,我们必须原路返回,一想到又要再过一次那座山的时候,我真的是要哭了。。。幸好,折返的时候山顶的雾气已经消散,一路顺利地回到了G219。开了没多少路,又有一小段路塌方被封了,边上还有条临时开凿的山路可以让行车通过,这波操作也是够可以的~
就这么一直开到与G318的交汇处,直通珠峰大本营,但之前便得知这条路已经暂时关闭了,而路口又正好有家餐馆,我们就准备进去先打打牙祭,顺便打探下路况,说不定能打听出第三条路来呢。
当时,餐馆里面有三位平均年龄50岁以上中老年人组成的骑行队,印象中好像是成都的,他们说刚从大本营出来,暂时这几天都去不了,之前天气不好导致地基坍塌,今天路基本都封了,而我们对大本营原本就没有过多的执念,去过的人太多太多,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稀罕的,只是想带小凡哥哥看看他时常念叨的“Mt.Everest”而已,但既然去不了,那便也罢。
在交谈的过程中得知,原本他们出发时是四人组,但其中一位叔叔半路不幸遭遇车祸。。。只剩他们两男一女继续这趟旅程,听完之后五味成杂,震惊、惋惜、敬佩、担忧,各种感慨涌上心头。
既然去不了珠峰,那我们便暂缓脚步,问老板借了根水管,边加水,边轮流在车里洗了个澡,顺便把衣服也全都洗了,所有操作完毕之后,再把水箱加满,除餐饮费外,老板只收了我们20块钱的水费。
至此,G219新藏线从头至尾全程跑完,没有遇见传说中的高反,没有遇见传说中的坏蛋,一路上有惊无险,惊艳大过惊吓,值得回味很久很久很久。。。
日喀则沿途景致,美景人文相辉映
衔接上G318,继续上路。
进入拉孜县,偶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要知道,我一直想去婺源看油菜花田,都没机会实现,竟不想在这里实现了!
牛粪上墙头,有钱人的标志。。。
“维族”与藏族同胞合影
直接开回人民广场吗?5000公里。。。算了吧,哈哈哈哈!
清晨,途经白居寺,朝圣者还不多。
半路又被咩咩们给拦住了,不过每次被拦了都好开心!
冰川寻迹,误入“卡若拉”
后来,我们在网上搜到有个冰川地处江孜和浪卡子之间,因为我们不是喜欢做攻略的人,就那么粗略看了一下,以为就是传说中的“40冰川”,于是便驱车前往,抵达后,发现怎么叫“卡若拉冰川”,第一反应:哟!好洋气的名字呀,让我想到了张韶涵的“欧若拉”,与此同时,还瞧见停车场有好几辆旅游大巴,感觉和想象中不一样嘛,怎么像个景点似的,不是说才发现没多久,很少人到过嘛,但带着冰川俩字,不管是不是40冰川,我还是兴奋的呀!谁知刚停下车,竟然就有好几个年轻的藏民拥上来问我们收停车费,一开口就是100块。。
瓦特?!我没听错吧!他们还说如果买两张门票的话,就不用停车费了,那我们不乐意了,于是摆摆手继续开车绕着冰川周边兜了起来,半路瞧见有条路似乎可以进入,结果刚下车就被一个藏民拦住,也是要收钱,还不让我们拍照。。。附近同样也停了一辆车,似乎也是遇到和我们同样的境况,接着又兜了半天吧,还真没发现有什么破绽了,完全被藏民们牢牢地严防死守着啊!
心有不甘,于是准备再回到停车场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这次正好我们从冰川另一边回过去,路过一岗亭,询问里面的小伙子,他说不需要停车费,里面直接有买票的地方,听他这么说,我们心里便有底了,远远地就瞟到“售票处”,于是径直开过去,迅速买完票回到车(门票也是50元/人,儿童免票),凡爸故意把门票放在前挡风玻璃位置,避免那些藏民再来骚扰,虽然最终还是花了相同价格的钱,但是心里至少舒坦啊~!随后,我们在车内换上了厚裤子厚外套,裹上围巾,挑战冰川去喽!
走到对面后,瞅到一块碑上赫然刻着“《红河谷》拍摄地”时,瞬间没了兴致,但既然买了门票,那好歹就留个纪念吧,于是准备先拍张游客标准照打个卡,这时,又有几个藏民看到我们带着相机,便主动要帮我们拍照,但要收费20元,我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凡爸说我们有三脚架,于是他就一边冷漠地拒绝,一边摆弄起三脚架来,他们便也悻悻地走开了。摆弄期间,凡爸让我站位取一下景先,于是我就找准位置往那里一杵,冷不丁的突然从边上凑过来一个脑袋,我转过头定睛一看,原来是位藏族妇女,紧贴在我身旁,对着相机镜头摆出一副标准的藏式笑容,而我也单纯的以为就是当地妇女的热情友好,谁知,凡爸眉头一皱,当即问她干什么?妇女瞬间露出嬉皮笑脸的表情,意思可以合影留念,50块!”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不是说藏民都很淳朴的嘛,怎么感觉此地陷阱重重啊,相比之下,我才是最单纯的嘛!
好不容易驱散那群人之后,他们又继续在边上忽悠其他游客,我们也无心留影,总觉得心里膈应的慌,所以游客照只匆匆拍了一张,而且都没拍好,但也不想在原地多待了,还是赶紧溜进去远离这些人吧!
一路踩着栈道往山脚走去,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可以直通冰川内的,谁知没走多少路就到了头。。。不会吧,50块钱一个人就看这些个玩意儿啊,果然景点都是坑,可偏偏知晓这个道理却还是再次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但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怎么符合我们的风格呢?!怎么着也要和冰川近点,近点,再近一点吧!于是,凡爸让我们在栈道终点等着他,他自己进去拍些照片就回来,等的时候寒风那个呼啸,而凡爸的身影逐渐变小,直至超出我们的视野范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不放心,于是对孩子们说:“我们进去看看爸爸吧!”便一起跳下栈道,往刚才凡爸走的方向追去。这山看看还挺近的,但由于海拔的关系,走走还挺耗体力的,小凡哥哥有点力不从心,一路走走停停,落在我和小凡弟弟的身后,却不敢掉队太远,我让他原地等我们回来,他也不肯,于是就这么走到一条溪水边,虽视野开阔,却不见凡爸身影,我们便在溪边喝水,稍作休息。
乘他们休息空档,我环顾了下四周环境,直觉凡爸已经回去了,怕他找不到我们会着急,待休整完毕,我们便沿着溪水往回走去,果然,很快就看到了凡爸正在往栈道方向走去的身影。。。
离开“卡若拉”后,我们心里越想越不值,越想越郁闷,凡爸念叨到:“不行,我要把这两张门票卖了!”说罢,便把车子往路边一停,只见他手持两张门票,站在路边,作起“黄牛”来了,可不知为啥,先前路上还有不少来往的车辆,可待他下车后,等了10来分钟,才路过一辆车,而人家也只是放慢车速,瞥了下他手上甩着的票子,便一脚油门头也不回地开走了~此时,天空又飘起蒙蒙细雨(怎么一天到晚都在飘细雨,整一天然加湿器似的),他只能躲回车内,心塞又无奈。。。
40冰川,为你历尽千辛
躲雨空隙,便搜了搜地图,准备继续去寻找传说中的“40冰川”,它有好几个名字,我就不多普及了。
那边道口是需要过边检的,只见凡爸检查完毕上车后一脸笑嘻嘻地说:“票子卖掉啦!”我心中窃喜,问:“卖给谁了?”他说卖给边检的小伙子了,20块。其实,卖了多少钱都无所谓,只是感觉太不值了,心中意难平啊~但脱了手后,这气就顺畅多了,是不是有点难以理解此番心情。。。
接着,我们跟着导航驶上一段铺装路,也不知道哪根脑神经搭错了,半路刷新了一下,竟又显示我们走反了,看看开出也没多远,而且貌似车流也都是往反方向走的,于是便掉头沿着新的线路走。但眼看着我们在地图上的定位离目标地点越来越远,就觉得不对头,开到普莫雍错边,瞧见有个穿着皮夹克的小伙子在对着湖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着什么人生大事,便下车过去问路,天空还是飘着细雨,那小伙子一脸尴尬的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冰川,顿时把我们俩给楞了下,问他也是游客吗?他说是这里当地人,这下我们俩彻底懵了,这是走到离目标有多远的地方了,竟然连当地人都不知晓。。。于是想了下,便再问他普玛江塘乡怎么走,他朝着另外一边指了指,说就在不远,但是那条路正在铺,还未通车,需要绕道,还很远,让我们继续沿着刚才的路开就行。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却不曾想,这条路几度令我们差点绝望。。。
就这么开着开着,远远地看到有一座雪山,以为可能就是岗布冰川,便朝着它的方向一直往山上开。因为当时地图上是没有显示“岗布冰川”的,搜索“40冰川”或者“嘉措冰川”的话都是直接跳到“卡若拉冰川”的位置。
直到我们开过了雪山,还是没有找到一条可以通往内部的道路,当下怀疑是否认错山了,便在深山内的一个村庄问了好几家藏民,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位知道岗仁冰川的当地人,果然,我们找错了地方,这里是库拉岗日雪山,而岗布实际还在很远的方位,而我们必须又要再次原路折返到湖边才能继续前行,别无二路。。。于是乎,又是绕啊绕啊绕回了湖边,谁曾想,竟然又遇见了先前山上那位藏民,此刻,他已经骑着摩托车到了山下,正与同伴在草原上放牧,还是凡爸先认出来的,便下车和他们打招呼,显然,对于再次见到我们他也表示很欣喜,还指了一条近道给我们,一番寒暄感谢后,便道别继续上路。
一路泥泞,杳无人烟,经过先前的折腾,我们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此刻,车外下着倾盆大雨,好不容易看到一处工地,还有几个蒙古包,于是我们在山坡上找了块平地停好车,冒着大雨冲到其中一个最大的蒙古包内,在门口往里一看,里面竟然坐着一群当地的老弱妇幼,只有一位男士,看起来像汉族人,之后相谈才知道也是来自四川,承包了这处的工程。
他们看我们淋了雨,赶紧让我们进去,这时,一个会讲汉语的藏族姑娘朝我们走来,便问她这里是否有吃的,她告诉我们这里不是餐厅,但是可以给我们弄点吃的,不过,只有面。面也好啊,这荒山野岭的,能填饱肚子就行。
于是她把我们迎进蒙古包最深处,腾出一个取暖铁炉让我们围坐着取暖,还给我们端上了热呼呼的奶茶,让我们先暖暖身子,关键这个奶茶是甜的哟!!终于是甜的了!!她说怕我们喝不惯酥油茶,好细心体贴的妹子~
我们边等面边和姑娘闲话家常起来,原来这几天她们在搬家,所以留守的妇孺们全都临时住在这个蒙古包内,姑娘刚高中毕业,大学考到了东北某城,具体忘了,正好在放假,还没去报道。
待吃饱喝暖后,我们付了足够的费用给她们,然后向她们打听岗布冰川,她也表示没听说过。。。后来问了工地上的另一个汉族小哥,他说沿着我们来的这条路继续开便是,找不到的话,到了前面还会有工程队,再问他们就行。致谢道别后,我们便继续往下开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座山跟前,但这座山都是还未铺过的烂泥路,尤其还下着大雨,更是泥泞的一塌糊涂,上坡的同时还时不时的要通过一滩滩的烂泥地,但一直低档位高转速,却又无法通过,导致变速箱油压过高冒烟,档位自动弹出,所以不得不熄火待稍冷却后,档位才挂得进,一路就这么反反复复地操作了无数遍,天色也已逐渐暗沉下来,心情被扰得烦躁不堪,神经也如上了弦的箭般紧绷着,内心不断念叨着:怎么还没到山顶!怎么还没到山顶!差点以为晚上就要睡在这荒野山路上了,好在有老司机,就这么在一次次的挫败中,心惊肉跳地攻克了这座烂泥山,下到了湖边继续颠簸前行着,沿途看到有几辆无人操作的挖掘机,应该是工程队已经下班了。。。
没过多久,前方又要准备上一座山,但这条路的尽头是一道上山的U型弯,便又是在一番反反复复的熄火、等待、发动中度过,此刻,车外的雨已经停了,我们也下车尝试过各种脱困方式,无奈路况实在太烂,还是个如此大角度的上坡弯道,如果是四驱的话,应该就容易多了。可惜,只是如果。。。
当下,我们决定就在这过夜,等第二天路干了再试试,于是便倒车开到一处平地,由于我们就在山脚下,为避免半夜有滚石落下,所以也是观察评估了很久,才决定好停车位置,虽然海拔不低,但右边便是普莫雍措,应该不用担心缺氧。。。经过一下午的捣腾,这夜睡得特别沉。
第二天,孩子们还在睡梦中,而我们俩一大早便爬起来准备冲破泥滩,破阵前那个紧张忐忑啊,担心如果过不去的话,这地方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人可以帮忙,所幸一夜无雨,泥滩看上去基本都干的七七八八了,于是,心头一沉,一鼓作气,一次通过!我们兴奋得禁不住欢呼起来!终于!!
过了这座山后不久,便又路过一个工程队,通过他们的指引,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但油箱显示的油量也越来越低,然而,更恐怖的是,在这种即将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我们竟然还走错了岔道,因为此地本无路,只是偶尔有县上的司机带游客进入以及工程队进驻施工才压出来浅浅的车痕,于是我们就这么开到了一条视野广阔的死路,那条烂泥路上嵌着大大小小的碎石,我们完全是一颠一簸地行进着,而前方原本的车痕也已然完全消失,一条湍急的溪水横穿两座山窝之间挡住去路,于是我们看了下地图,感觉应该是开错了,我便回忆起,应该是先前的那个岔口我们走错了,不过凡爸表示没有印象,但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又陷车了,而且一定、确定以及肯定,这个位置是百分之一千不会有人来的。。。而我的求生欲又在此刻开始爆发了,毫不犹豫地跳下车,也不管会不会沾上一身的污泥,先清理了底盘,然后开始找石头垫,确认后,使足吃奶的劲配合凡爸开始推车,没办法,技不如人只能充当苦力。。。也不知是绝境激发了我潜藏的洪荒之力,还是老司机的驾技猝不及防地得到飞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自救成功,而我,虽及时躲避,但还是被车胎卷起的烂泥溅了一身,但当下还有什么比能活着出去更好的呢!是不是说的有点严重了?!但当时境况的确是挺紧张的。
接着我们重新沿原路往回开,开到山坡上,凡爸说要下车拍照,纪念一下(此处应有照片),我竟一时无言以对,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都快没油了,竟然还有闲心拍照!
出去后,根据我的回忆,很快便找到了另外一条岔路,不仔细看的话,的确很容易走错。
终于,在不远的前方又看到了一个工程队,希望就在眼前呐~只是需要绕一大圈,过一座铁桥才能到达,这座桥是由工程队自建的,一开始我们还担心是否能容纳我们车身,是否能承受住我们的车重,所幸,是我们多虑了。
到了那边,只见一群人正在施工,边上还站着三两中青年正在讨论着什么,看上去像是监工的,凡爸过去后了解到,原来他们也都是来自四川的汉族同胞,基本这里道路建设都被四川各地的工程队承包了。
于是,便问他们是否有柴油可以卖些给我们,他们表示很想帮忙,但这是公司资产,老板不在,他们做不了主,让我们等老板回来,但不确定什么时候,手机信号也时有时无,联系不上。。。那怎么办,这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就在我们踌躇犹豫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个极其简陋的小村庄,便开过去想碰碰运气,结果遇到一位牧民正要出门,虽然语言沟通有些障碍,但他明白了我们的意思,表示他家没油,正好又有一位牧民骑着摩托车回来,他便问那人,但也没有,于是他们又帮我们去问了其他家,还是空手而归。。。最后,建议我们去乡里买,大概要开一个半小时左右。但当时情况我们车上的油坚持不了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且来回三小时的话,我们当天就来不及进冰川了,就在我们两头不着边的时候,工程队那边传来消息,老板回来啦!我们同牧民道谢后,赶紧过去,没想到是个年轻的90后,甚感意外。
小伙子非常爽快地让我们开到仓库那边,给我们加满了油箱,最后付了好像5、600左右,按当时油价来说,价格非常公道,还说如果回程还需要加油的话,可以再来找他。
天无绝人之路,幸运总是来的那么猝不及防,只是,小伙子告诉我们,通往冰川是没有路的,沿途路况也非常差,而且下了好几天的雨,部分路基坍塌,可能有些路段我们的车未必能过得去,让我们注意安全。
告别“恩人”后,我们便继续往冰川方向开去,过了牧民的房子没多远,就看到一块写着岗布冰川的指示牌,海拔标示5300米(此处应有照片),果然,目标不远了!接着就是一座山镇在我们前方,刚才小伙子也提到过它,说是上山路颇陡,一定要注意,并告知有两条上山路,往哪条走相对安全一些,于是便随迹找到了它,果然不是一般的陡,上坡的刹那,我的心瞬间吊到嗓子眼,差点就以为要人仰车翻了!盘旋的山路也很窄,仅能容纳一辆车,还没有任何防护。
哼哧哼哧绕过这座山后,就看到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类似,从此处开始进入无人区,手机没有信号的警示意思。
于是我们就朝着大概的方向,凭着直觉往前开,虽然路况真的不太好,但开始还挺顺利的,转眼间,开到了一座土桥前,桥身宽度仅容一车,承重度未知,一眼望去感觉可能承受不了我们这笨重的车身,随即,凡爸下车探查,经过他的观察和计算(别问我怎么计算的),我们的车应该可以通过,于是乎,便准备小心翼翼地开上桥,正当车头刚刚触及桥墩,他竟然把我们娘儿仨丢车上,自己下去找角度,记录这惊险一刻去了。。。
其实,照片上看不出有多险,但当时桥下水流非常急,深度未知,并且桥身宽度只是正正好好把我们两边的轮胎卡在里面,只要稍稍误差一些,可能就会翻下桥。。。担心总是有的,但对凡爸的驾驶技术还是很有信心滴~
过了桥后,又是一片光明前程,而我也自然而然的以为接下去的路即使再糟糕,最多也不过如此而已,然而,直到又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水横断阻拦在了我们前方时,才打破了我对一切未来之路美好的幻想。。。
此时,车外又开始下起了雨,我率先拉上帽子,下车沿着溪水往上流走,看看是否有其他出路可以通到对岸,这一走,便走出很远,也没有发现突破口,放眼望去,河床延绵不绝,根本望不到头。。。这时,凡爸也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们只能一起再找找看是否有水浅,河床硬的安全位置可以涉水穿过,于是又顺着水流一路往回找,终于发现了一处很浅的车痕印迹,但经过观察,那条路线并不适合我们的车况,于是我们就这么卷着裤管,穿着夹脚拖,淋着雨,踩在冰冻刺骨的激流中探测、寻找着,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双手双脚被冰水泡得麻木开始发热,抬头望着远处的雪山,内心感慨万千,走了多少弯路,吃尽多少苦头,历经千辛,好不容易到了这里,难道真的就要在此放弃了吗?!好不甘心!!
而就在我们再次濒临绝望的时候,从后方开上来一辆黑色的普拉多,他们是在浪卡子租的车,带司机的那种,司机看我们在那边忙活着,就下车看了下路况,再看了看我们的车,说我们过不去的,便转身上了车,果然,他们就是踏着我们先前发现的那条车痕直接碾过了河。。。乡亲们呐!这时候四驱的优势体现的淋漓尽致啊!
望着他们傲首绝尘而去的身影,我们只能原地干瞪眼,然而转瞬间,心中却又激起千层浪,脑中一个声音告诉我们,绝不能就这么放弃!
终于,凡爸很快就在那条车痕不远处找到了突破口,这是目前找到的唯一适合我们车况的线路,分析了一下行进路线后返回车上,将车身调整到最佳位置,以便能顺利通过。当轮胎触及河床的那一刹那,整颗心都悬吊着,而当前胎刚刚触及河床中央的那刻,凡爸瞬间打了方向,转了个角度一口气踏上了对岸的那方土地!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雀跃感刹时涌上心头,无以言表。
再后来的路便真的没有遇到更艰难的了。但越临近目标,沿途各种汽车配件的残骸越多了起来,什么保险杠啦,底盘保护盖啦,应有尽有。而一路上更多的是被牧民废弃的平房,也不知是环境天气造成的原因,还是过度放牧的因素,所经之处基本都被碎土沙石覆盖,只有一些细细碎碎的残草留存着。很难想象,曾经的这方土地是有多肥沃富饶才能让这些牧民生存下来,又是如何转变成此等贫瘠,让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传承多代土地。。。
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你
终于,弯弯绕绕,兜兜转转,一条可爱又亲切的冰舌终于出现在了遥远的前方!转而又曲曲折折,颠颠簸簸地来到了一个路障前。在我们到达这里之前,又有两辆普拉多超了我们车,转而消失在了另一座山坡后,之前我们有在网上看到说在通往冰川之前会有一条河,不少车在那边踩过雷,但只要通过了便可以不用过路障交钱,估计他们就是奔着那条路去了吧,而我们因为之前已经吃了不少苦头,尤其还带着两个孩子,所以决定还是老老实实走该走的路,太平点吧。
我们停在路障前,只见从屋里出来了两个小伙子,他们是被村里派来驻扎此地收费的,一辆车100,我们欣然接受,接着问他们有没有吃的,他们笑着说只有泡面并拿了出来,问我们要不要?我们也不禁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里的海拔高度泡出来的面条口感可想而知,还是车上的馕拿出来啃啃吧,话说我都记不起那些个馕是什么时候上了我们车的。。。
交谈过程中,小伙子往我们车内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两个孩子,便问,只有我们四个人吗?听到这个问题,我不由得警觉了起来。。。但再看看他们那清纯透彻的眼神,还有单薄的小身板,继而打消了那个念头。他和另外个小伙子说了几句话,然后对我们说,能否搭车和我们一起去冰川,凡爸可能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有些讶异的和他们再三确认,问他们是要和我们一起进去吗?去干嘛?他们说和我们一起去玩。。。在征得我们同意后,其中一人上了车并让我们稍等下另外个小伙子回屋取些东西,待那小伙子回来后,我们惊呆了,竟然给我们拿了一个硕大的风干羊腿!可把凡爸高兴坏了!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我撕了一小片放嘴里尝了尝,算了吧,我的牙可承受不了,当武器倒不错,这硬度对着脑袋砸绝对能砸开花。。。
然而,至此开始一直到冰川前的整段路,全部都是各种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石子,把我们颠得是脑袋发昏,肠子绞缠,连说话都说不了整句,由此可见是有多颠簸。。。而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车胎是不是经得起这么折腾,要半路爆胎的话可就惨了。。。
这路途虽痛苦,可这沿途生命体却逐渐多了起来!成群成群的绵羊印入眼帘。
传说中的胡羊、野牦牛,还有野狼,但没来得及拍到。
就这么向着冰川,一路颠颠颠颠,颠了差不多50分钟左右,简直是度分如年,再七弯八拐地穿过一个废弃的村庄和一个小湖,记不清楚了,但印象在过湖之前有一小段路,车身倾斜严重,又差点以为要翻车了。whatever,最终,我们还是排除万难来到了冰川入口前!
而之前超越我们的三辆越野车都已经停在那里,其中一车是在溪水前遇到的,已经出来准备走了,看到我们竟然到了,感到非常惊讶之余,看我们还带着两个小孩也表示了深深的赞叹与佩服,没办法,谁让我们司机车技好呢,哈哈哈哈!
接着,我们就开始向冰川挺进,首先要爬过一座高150米左右的小山坡,才刚爬了没多少路,遇到一位户外装备扮的中年男子独自坐在那里,说是海拔太高,感觉缺氧,爬不动了,就在原地等小伙伴出来。
我们继续往里面走,小凡哥哥这次也是有点力不从心的样子,走走停停,其实我也觉得有点累,可能之前一路老母亲操碎了心,还淋了些雨,精神有些累得萎靡了,况且你们知道我最怕爬山了,便也陪着小凡哥哥边走边停,互相作伴,而凡爸时不时停下步伐回头嘱咐我们,不要用嘴呼吸,记住千万不要用嘴呼吸!可是用鼻子呼吸也好辛苦啊。。。好不容易穿过山来到了冰川前,凡爸又担心我们只带了点水,都还没吃过饭,待会儿到了里面怕扛不住,便让我们原地等他返回车上拿些吃的,望着身轻如燕地穿梭在崎岖山路上的背影,真心佩服他的体力呀。
由于季节的原因,没有遇到结冻的冰湖面,湖面只有些许浮冰,冰体覆盖也感觉略显稀疏,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冰川样貌,而望着湖面的倒影,却又是另一番感受,只是还没有令我感到惊艳。
待凡爸归来,看着他手上拎着两大袋的食物和水果,不禁皱起了眉头,走路都分外吃力了,还来两包那么重的玩意儿。。。
这是他回来时看到我们的状态,瞧我充满怨气仇视着他的眼神。。。
小凡哥哥似乎在经过了稍许的休息调整之后,恢复了体力,进入冰塔群开始便跟上了他们大部队的节奏,而我,只能保持着匀速跟在他们距离20米左右的后方,实在累得喘不上气了,就马上找地方坐下顺顺气,接着再爬起来继续走,最远和他们间隔不超过50米的距离。
而小凡弟弟由两个小伙子帮忙照顾,难走的地方就由他们轮流帮忙背着通过。
看看!看看!让我一个最怕爬山的弱女子,拎着这么一大袋食物,简直欲哭无泪~还美其名曰,让我边走边吃,随时补充体力,我。。。我都累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还怎么吃得下呀!
这路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好走,不少地方都处于塌方的边缘,暗藏危机。途中遇到了后面超我们那两辆车的人,就是和门口的那位大叔一起的,他们正准备返回,便互相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因为进出只有一条可行之路,所以大家便在原地等他们先行通过,我也就这么赶上了大部队,待交身而过之后不久,我又被无情地抛在了队伍之后,哎,说多了都是泪。。。
就在我走到双腿麻木的时候,前方传来凡爸充满惊喜的呼喊声:“快来看!雪莲!”闻声后,我虽是心中一喜,但脚下还是保持着原有的速度往那边走去,雪莲又不会跑掉,还怕看不到嘛~更何况,踩着这根本不是路的路,想快也快不了。。。
这雪莲和我们在新疆看到的天山雪莲,除了都是在高海拔,都是从岩石缝里长出来的相同之外,品相完全不一样,后来查了一下,可能是喜马拉雅雪莲。
转身后,两个小伙子带着我们去了一处冰塔边,其中一人率先噌噌噌利索地攀了上去,小凡哥哥也紧随而上,但稍显吃力,不过在小伙子的帮助下,还是挺顺利地登上了冰塔顶。
眼见小凡哥哥登顶成功,便也激起了我的兴致,于是开始准备施展手脚,谁知,刚爬上没几步,就不受控制地往下滑,手心也被冻得刺骨,小伙子看着我的衰样,便利落地下到我前面,接着他每往上一步就拉我一把,我踩着他先前踩过的地方往上攀,却总是打滑,于是我便盯着看他的步伐,明明鞋子就是很普通的胶底鞋,但脚下就像踩着脚钉般,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稳健,着实令我羡慕不已,为什么我运动神经不也不算太差吧,怎么一碰到攀爬运动就像脚底抹了油般那么笨拙捏?!
随后,凡爸也带着小凡弟弟,慢慢地跟了上来,我们终于在冰塔顶顺利会师啦!
可能还是季节的关系,并没有看到太多透着幽幽蓝光的冰川,却也非常壮观。但据说,由于生态环境的破坏,这两年相较之前也已经融化了不少。。。
在岩石下发现了这种黑色冰样的物体,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
眺望远处向着不丹国界延绵不绝的冰舌,犹如一帘真丝白缎嵌于山川之间,瑰丽而又壮观。
我们边赏冰川,边将两袋食物全部瓜分完毕,终于可以轻装上阵了。转眼间,天色有异,小伙子提议我们尽早离开,可能要下雪,此地不宜久留,于是我们赶紧起身,将垃圾全都收拾完毕带走。可能先前吃多了,回程一路我满血复活般地紧跟着大部队,又换成小凡哥哥掉队了。上了车后,大家似乎都累坏了,一路无语,小凡弟弟被颠睡着了,而我还是被颠得头昏脑涨。。。
最后,要感谢两位藏族小伙子,他们应该是看我们单车进入,还带着两个小朋友,所以担心会有危险,才提出要和我们一同进入冰川,而之后一路也的确都是由他们主动照看、帮助孩子们,由于这次的经历,让我对藏民的印象又有了大反转。
令人惊喜的是,当我们回到工程队前的那座山上时,竟然发现整块区域已经裹上了一袭轻薄羽衣,仅仅间隔几小时,全然已是另一番景象。
再之后的路,我们选择了另一条通往普玛江塘乡的方向走,对,就是那条还没铺好的路,一路就是各种开开停停,时不时地开上一条施工一半的死路,再倒退另辟蹊径,或等待工程车施工完毕让路给我们通行,凡是石子路、铺装路、烂泥路、搓板路、陡坡、草原,我们统统体验了一遍,所幸折折腾腾的也重返上了大路。。。对了,还路过了海拔最高的村庄(此处应有照片)。
到达浪卡子县时,天色已暗,我们便在路边的一家鱼庄吃了晚餐,餐后,就直接停在门口偌大的停车场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嗯,顺便蹭了会儿网。
羊卓雍措,烟雨蒙蒙
次日中午,我们便到了羊卓雍措,可惜当时,天空还是飘着细雨(怎么感觉每天都在下雨),并没有见到传说中那沁人心脾的湛蓝色,而且也是我们进藏以来遇到游客最多的地方,因此就象征性的打了一下卡,未多逗留,便继续往拉萨方向驶去。。。
接下去还有些什么神仙境遇等待着我们呢?请关注最终篇:西藏——那曲、昌都地区…
 
 
[2020-04-18]
[2020-04-18] 日喀则市公安局召开全市公安机关“平安交通·百日会战”专项整治动员部署暨公共安全专题部署会议
[2020-04-07]
[2020-04-07] 日喀则新房报价大全2020年04月
[2020-03-25]
[2020-03-25] 【圆梦珠峰】西藏林芝山南日喀则珠峰纳木错10日全景大环线
[2020-03-22]
[2020-03-22] 西藏日喀则市关于“今天起,日喀则全市取消隔离、餐饮店恢复堂食!”
[2020-03-17]
[2020-03-17] 日喀则市2020年第三期高校毕业生网络招聘公告
[2020-03-16]
[2020-03-16] 创新手段 多措并举——日喀则构建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立体法治宣传网络
[2020-03-14]
[2020-03-14] 东风天锦12方压缩垃圾车-现车齐全-日喀则
[2020-03-12]
[2020-03-12] 《种下希望 静待花开》日喀则市第三双语幼儿园3.12植树节活动
[2020-03-12]
[2020-03-12] 返岗复工忙生产 全力冲刺“开门红” ——日喀则市复工复产见闻
[2020-03-12]
[2020-03-12] 日喀则市巧解农牧民合作社办税“燃眉之急”
[2020-03-10]
[2020-03-10] 日喀则市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线索举报奖励的通告
[2020-03-02]
[2020-03-02] 泡沫消防车-推荐-日喀则
[2020-02-21]
[2020-02-21] 日喀则市疫情联防联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恢复部分城乡经营场所营业的通告
[2020-02-18]
[2020-02-18] 勇战防疫前线||日喀则市城管系统在行动
[2020-02-15]
[2020-02-15] 致日喀则市广大金融消费者的倡议书
[2020-02-12]
[2020-02-12] 日喀则市江孜高级中学开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工作情况
[2020-02-04]
[2020-02-04] 急需!日喀则需要您的帮助
[2020-02-03]
[2020-02-03] 日喀则市接受爱心捐赠公告
[2020-01-26]
[2020-01-26] 来自日喀则市消防救援支队的提示,请查收
[2020-01-26]
[2020-01-26] 一封来自日喀则市消防救援支队的提示,请查收
[2020-01-25]
[2020-01-25] 提醒!2020年日喀则市春节藏历新年电视联欢晚会今晚播出
[2020-01-20]
[2020-01-20] 【新春走基层】西藏日喀则市谢通门县现代化藏鸡养殖 带动群众增收脱贫
[2019-12-21]
[2019-12-21] 日喀则市拉孜县公安局举行网络电信诈骗涉案资金返还仪式
[2019-11-27]
[2019-11-27] 日喀则支队组织召开全市消防安全风险隐患点分析评估视频会
[2019-11-22]
[2019-11-22] 日喀则市采取五项举措全面启动根治欠薪冬季攻坚行动
[2019-10-29]
[2019-10-29] 【打非治乱】提醒广大市民严禁赌博,日喀则公安接连查处4起赌博案!
[2019-10-15]
[2019-10-15] 2019年10月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日喀则考点变更通知
[2019-09-11]
[2019-09-11]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
[2019-09-11]
[2019-09-11]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萨嘎县
[2019-09-10]
[2019-09-10]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拉孜县
[2019-09-10]
[2019-09-10]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康马县
[2019-09-09]
[2019-09-09] “ 十一”长假出藏火车票开售 拉萨至日喀则间加开Z9801/2次临客列车
[2019-08-05]
[2019-08-05] 日喀则市2019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公开遴选公务员(工作人员)公告
[2019-08-05]
[2019-08-05] 日喀则市2019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公开遴选公务员(工作人员)公告
[2019-07-30]
[2019-07-30] 【科技强警】“一标三实”---日喀则公安警务科技信息化建设的灵魂!
[2019-07-23]
[2019-07-23] 严重违纪违法!日喀则一干部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07-10]
[2019-07-10] 日喀则、山南、昌都、那曲2019年内地西藏初中班(校)体检分数线公布
[2019-07-03]
[2019-07-03] 日喀则经开区园丁苑A地块建设项目工程量清单编制中标候选人公示
[2019-06-16]
[2019-06-16] 日喀则市自然资源局一行工作组赴昂仁县开展土地开发项目验收工作
[2019-05-18]
[2019-05-18] 医疗援藏结出硕果 日喀则当地医生首次独立开展腹腔镜下卵巢囊肿剥除术
[2019-05-06]
[2019-05-06] 日喀则干部职工在拉萨购房的第一批名单!快来看看有没有你
[2019-05-06]
[2019-05-06] 日喀则干部职工在拉萨购房的第一批名单4炉!快来看看有没有你
[2019-04-08]
[2019-04-08] 【天行●阿里南线】 拉萨-羊湖-卡若拉冰川-珠峰大本营-佩枯措-萨嘎-神山-圣湖-鬼湖-日喀则8日活动
[2019-03-29]
[2019-03-29] 日喀则市现行支持农牧民合作社发展的相关政策汇编——土地扶持政策方面
[2019-03-05]
[2019-03-05] 罚款517346元!日喀则市工商局查获一起假冒白酒案
[2018-12-05]
[2018-12-05] 【商贸中心】日喀则市第八届物资交流会拉孜交易会公告
[2018-11-30]
[2018-11-30] 陈海波会见西藏日喀则市代表团
[2018-11-29]
[2018-11-29] 日喀则的“龙江情”
[2018-11-29]
[2018-11-29] 日喀则市公安机关的11月
[2018-11-29]
[2018-11-29] 青藏铁路延伸线拉萨至日喀则铁路开工 工期4年
[2018-11-19]
[2018-11-19] “国培计划(2018)”送教下乡项目日喀则市初中数学、地理、中小学音乐送教下乡教师培训项目第一阶段培训任务顺利完成
[2018-11-19]
[2018-11-19] 衡峰热泵日喀则市、玉树藏族自治州经销商签约仪式在衡峰热泵总部举行
[2018-11-01]
[2018-11-01] 西藏日喀则谢通门发生4.8级地震 震源深度5千米
[2018-10-31]
[2018-10-31] 日喀则4.5级地震 震源深度6千米暂无人员伤亡报告
[2018-10-09]
[2018-10-09] 盐城盐都区向西藏日喀则同胞赠送630余件御寒衣物
[2018-10-01]
[2018-10-01] 【视频会议】扎西参加日喀则市关于召开国家土地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部署会电视电话会议
[2018-09-17]
[2018-09-17] 西藏富民公司组织举办第二期创城活动,为日喀则市“六城共建”发力!
[2018-09-07]
[2018-09-07] 日喀则市召开新录用公务员初任培训动员会
[2018-08-27]
[2018-08-27] 黑龙江“文艺串门” 精彩汇演走进西藏日喀则
[2018-08-02]
[2018-08-02] 日喀则市纪委监委公开遴选公务员公告
[2018-07-20]
[2018-07-20] 华东师范大学岗拉梅朵藏文化社赴西藏日喀则暑期社会实践:雪域高原铸师魂,岗拉梅朵正绽放
[2018-07-19]
[2018-07-19] 日喀则毕业生找工作除了公务员还有~~~
[2018-07-16]
[2018-07-16] 上海日喀则市光明行医疗队凯旋返沪
[2018-07-13]
[2018-07-13] 日喀则市开展清查取缔黑作坊消除食品安全隐患专项行动
[2018-05-10]
[2018-05-10] 日喀则市2018年第一批公开遴选公务员(工作人员)考察结果公示
[2018-04-18]
[2018-04-18] 日喀则市落实自治区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接受高等教育实施免费教育补助政策为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学生就学提供保障
[2018-04-14]
[2018-04-14] 【大地远行】最后一班特价3880元4月25日青岛双飞西藏、日喀则、林芝、布达拉宫、大昭寺、山南全景9日摄影深度游
[2018-03-28]
[2018-03-28] 2018年西藏日喀则市第一批公开遴选公务员162名
[2018-03-17]
[2018-03-17] 【大地远行】特价3780元4月5日青岛双飞西藏、日喀则、林芝桃花节、布达拉宫、大昭寺、山南全景9日摄影深度游
[2018-02-22]
[2018-02-22] 2018年 丽江、梅里雪山、然乌湖、波密、林芝、拉萨、珠峰、日喀则拼车
[2018-02-07]
[2018-02-07] 日喀则市副市长罗布松拉同志一行莅临珠峰众创空间指导工作
[2017-11-27]
[2017-11-27] 日喀则珠峰城投向社会公开招租大型户外广告牌广告位
[2017-11-20]
[2017-11-20] 日喀则市自行车运动协会挂牌成立,骑行爱好者以后有“家”了
[2017-10-18]
[2017-10-18] 复旦儿科启动援藏远程培训 助力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迎评三甲
[2017-09-22]
[2017-09-22] 西藏日喀则布局“珠峰”七大产业 预计脱贫七万余人
[2017-09-20]
[2017-09-20] “十一”将至,小长假拉萨至日喀则的火车票9月26日15时起售
[2017-07-12]
[2017-07-12] 生长在日喀则大地上世代传承的古老技艺
[2017-07-05]
[2017-07-05] 上海眼科专家公益援助归来:西藏日喀则小学生近视罕见 老年眼病早发
[2017-06-06]
[2017-06-06] 【灵魂的召唤】西藏不在拉萨,不在日喀则,真正的西藏在路上
[2016-11-08]
[2016-11-08] @日喀则车主 元旦起停售93、97号汽油!以后汽车加什么油?
[2016-04-12]
[2016-04-12] 关注丨日喀则市2016年度公开遴选公务员(工作人员)和选调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公告!(附计划表)
[2016-03-24]
[2016-03-24] 拉萨、日喀则、林芝的这些地方近期要停电,看看有你家吗?
[2016-03-15]
[2016-03-15] 日喀则市民宗局“4.25”地震受损寺庙维修项目调研组莅临仲巴县开展调研
[2016-02-27]
[2016-02-27] 4月9号 (特价包接送) 畅游拉萨、布达拉宫、林芝、桃花沟、羊卓雍错、日喀则双卧12日游或卧飞10日游.
[2016-01-21]
[2016-01-21] 致敬 | 2015年日喀则市公安交警支队工作纪实
[2016-01-06]
[2016-01-06] 迎新 | 迎新年 日喀则家电市场:商家忙销售 群众忙选购
[2015-12-04]
[2015-12-04] 西藏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将达28个,你知道日喀则有哪些吗?
[2015-05-19]
[2015-05-19] 全世界盯上【日喀则】
[2015-05-08]
[2015-05-08] 日喀则市住房公积金2014年年度报告
[2015-05-03]
[2015-05-03] 国土资源部4.25地震专家组已赴日喀则市
[2015-04-07]
[2015-04-07] 【穿越川藏,梦回拉萨】2015驴友半自助拼车G318招募(亚丁+鲁朗+日喀则+纳木错)!
[2014-11-12]
[2014-11-12] 日喀则市依法开展土地流转促发展
[2014-10-24]
[2014-10-24] 日喀则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将于2014年10月28日举办“第三届劳务洽谈会”的通知
[2014-09-27]
[2014-09-27] 日喀则居家购物商品推介(12)
[2012-02-12]
[2012-02-12] 民政部向西藏调拨物资助日喀则等雪灾灾区救灾-贵州新闻网::中国新闻社网络中心::中国新闻社贵州分社主办 www.gz.chinanews.com